搜索:   
现在的位置:首页 > 联系我们

郭美美因开设赌场罪获刑5年罚5万

来源:本站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9-10 00:56:41 人气: [ ] 查看评论

  新京报讯经过7小时的超长庭审,东城法院昨日一审判决案,认定郭美美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而同案中为郭美美提供POS机协助赌资结算的赵晓来,也因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在昨日庭审中,检方指控郭美美多次开设赌场,组织人员赌博,涉案资金超200万元。对此,郭美美否认开设赌场,称自己只是参与赌博。

  1991年出生的郭美美是湖南益阳人,大专文化。2011年到2014年,因在网络上以“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虚假认证身份“炫富”,受到公众关注。

  2014年世界杯期间,北京警方打掉一赌球团伙,参与赌球的郭美美被控制。因其生活助理吕某在被传唤至公安机关接受询问期间,供出郭美美开设赌场的犯罪事实。随后,郭美美由行政拘留变为涉嫌赌博罪,被东城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郭美美被东城区检察院以涉嫌开设赌场罪依法批准逮捕。

  “90后”的郭美美上午8时30分左右被警车带入东城法院,9时30分庭审开始。同案的“60后”吉林男子赵晓来与郭美美装束一致,二人均着白衣黑裤进入法庭。

  检方指控,郭美美伙同康奈德(外籍,另案处理)、吕某(为其助理,另案处理),于2013年3月13日晚至14日凌晨,在北京市朝阳区某国际公寓房间内开设赌场,组织朱某等人以德州扑克的方式进行赌博,赌资数额40万元。2013年6月26日晚至27日凌晨、2013年7月1日晚至2日凌晨,郭美美、赵晓来伙同陈某(另案处理)、吕某,先后两次在其公寓内开设赌场,组织李某等多人以玩“德州扑克”的方式进行赌博活动,赌资173.9万元。

  对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郭美美当庭翻供,一改审讯时的认罪态度,辩称自己确实参加过赌博,但没开设赌场,也没有提供赌博场所工具。

  郭美美称,自己没有组织人员参赌,都是别人来找她或其他人找来的。自己对赌场规则不熟悉,抽水较少,在第一场也没有获利。助理吕某与其有个人恩怨,被公安机关审讯期间,将其男友开设赌场赌博等事实推到自己头上。

  在赌局期间提供POS机协助赌资结算的赵晓来,在庭审时辩称,不知道自己提供的服务是帮他人转移赌资。

  在最后陈述阶段,郭美美和赵晓来均表示认错。经过约7小时的庭审后,东城法院于18时05分公开宣判。

  东城法院审理认为,郭美美伙同他人开设赌场,被告人赵晓来明知他人开设赌场而为其提供资金结算的直接帮助,情节严重,二被告人的行为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郭美美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赵晓来为赌场提供资金结算服务,属于开设赌场的共犯,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法院对其减轻处罚,遂作出上述判决。

  网络“红人”郭美美的案件审理及宣判结果极受关注,一些疑问随之而来:庭审为何进行了7个小时?郭美美为什么承认赌博却不认可开设赌场罪?判决结果是怎么做出的?同案的几个当事人为何没有同堂受审?案件结束后,记者通过采访主审法官和相关专家,找到了上述问题的答案。

  从2014年7月案发到受审,郭美美案件经历了一年多的“反复”,其间因证据不足,该案于2015年1月3日、2015年3月18日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两次,于2014年12月19日、2015年3月3日、2015年5月13日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三次。

  据了解,补证过程主要集中在开设赌场的一套证据链上,因为郭美美用租住房屋赌博,因此不少证据需要长时间调查才能取得。

  从起诉到审判,郭美美的案件也已经过去3个多月才有一审判决结果,对此法官林梅梅表示,法院5月28日受理该案后,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根据《刑诉法》的规定,法院受理的公诉案件,应该在受理后2个月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3个月,检方补充侦查的案件,案件补充侦查完毕移送法院后,法院重新计算审理期限。7月10日,检方就郭美美案提出补充侦查,8月10日补充侦查完毕,9月10日法院开庭作出一审判决,并没有超过规定期限。

  在质证阶段,郭美美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一份申请,要求法庭对郭美美审讯证据的视频资料进行审查,因警方可能存在非法取证的情况,通过疲劳审讯取证,“如果检方不能提供完整的证据,则应对郭美美庭前的供述都应该予以排除。”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是指审判机关对于非法取得的供述和非法搜查扣押取得的证据予以排除,不能将其作为定案的证据。该规则被写入我国2012年修订的《刑事诉讼法》,一旦律师提出非法证据排除,法官便要中止庭审,对该申请进行审查,进而做出接受或者驳回申请的决定,一旦法庭认定非法取得证据的情况存在,该证据则不会被法庭采用。

  审判长表示,在前日下午,法院召开庭前会议时,郭美美一方并没有提交申请。按照法律规定,申请应该在庭前提交,但法官仍旧收取了申请书。

  公诉人回应说,侦查机关提讯22次,大多都不超过半个小时,最长的4小时左右,“夜间讯问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时间,不存在连续讯问。没有达到疲劳逼供,不应该予以排除。”在重新开庭后,法庭驳回辩护人的申请。

  郭美美的辩护人认为,现有的一些证人证言,无法肯定郭美美开设赌场,且赌博场所非郭美美个人出资准备,三次赌博中,郭美美只是参加了赌博。此外,郭美美到案后如实坦白,且从行为人的主观恶性角度也是较轻的,因此请求法院考虑上述情节。

  此外,辩护人提出,目前同案的康奈德没有到案,因此不能确认康奈德是否借郭美美的钱和卡向他人收钱借钱,且目前没有证据证明,郭美美有开设赌局的主观故意及与陈某有预谋地开赌局。该辩护人建议法庭,即使认定郭美美犯罪,也只是犯了赌博罪,而非开设赌场罪,建议适用缓刑。

  法庭质证阶段,公诉机关出具了十余位证人证言,其中包括赌局的荷官、参加赌博者及同案被告人。

  郭美美的助理吕某、赌局所在的小区物业工作人员李某、及参加赌博的朱某等人均在证言中提到,郭美美在其住所客厅开赌局,授意吕某办理银行卡用于存取赌资,此外,郭美美还制定了开局先免费发2万筹码,待输光后先结账,才可继续购买筹码的赌博规矩,及每把牌5%的抽水比例。有赌友证言中称郭美美的牌局“不规矩”,不想再去。

  质证时,公诉机关表示三场赌资被认定的总额达213.9万元,分别为:第一场40万,第二场68.9万元,第三场105万元。除POS机以外,还有证人证言及银行转账记录作证。

  法院审理后认为,现有证据能够证实,郭美美伙同他人组织参赌人员、提供赌博场所和赌具、雇用服务人员、抽头渔利,且赌资达百万元以上,其行为符合开设赌场罪的构成要件,故对被告人郭美美及其辩护人所提郭美美不构成开设赌场罪,其行为性质应认定为赌博罪的辩护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赌博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开设赌场罪是指行为人以营利为目的,营业性的为赌博提供场所、设定赌博方式、提供赌具、筹码、资金等组织赌博的行为。

  在两个罪名的区分上,开设赌场的赌博方式一般是赌场老板事先设定的,有的还有一系列的赌博规程。而聚众赌博因具有临时聚合性,赌博方式一般是不确定的,多数由参赌者临时商定。此外,赌博工具由谁来提供、地点由谁控制,也是区分两罪的因素。

  政法大学刑诉法专家洪道德表示,两罪的共同点都是非法牟利,而明显区别在于组织者是否提供赌博工具和场地,此中的场地也包括临时租住地,因为赌博罪的组织者一般随意性较大,常在棋牌室或者家中临时起意进行赌博,开设赌场则是较为固定的场所与工具。

  洪道德称,在量刑上,赌博罪会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开设赌场罪的量刑则包括两档,一旦罪名成立,则被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郭美美被控开设赌场罪,即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况。

  在宣判后,主审法官林梅梅表示,开设赌场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聚众赌博、以赌博为业和开设经营赌场的行为,主观方面是为了获取钱财,而不是消遣娱乐,从这几个因素来考量,郭美美的行为均构成开设赌场罪。郭美美在犯罪中起到主要作用,属于主犯,根据刑法规定,开设赌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法院对郭美美是在这个幅度内量刑的。

  在起诉书中可以发现,除了赵晓来,与郭美美开设赌场相关的人员,均被另案处理,根据法律规定,郭美美外籍男友、与其开设赌场的陈某及其助手吕某没有同时受审。

  同案没有同审或因以下原因造成,当事人在逃尚未归案、依法需要移送管辖处理以及现有证据不符合批捕条件需要进一步侦查或者涉及其他犯罪的。

  据了解,目前郭美美的外籍男友尚未归案,对于在逃的外籍当事人,在司法实践中,我国可能会申请国际方面的通缉或者引渡,但要参考案件的重要程度和调查程度而定。

  记者了解到,本案涉及的陈某有可能还涉及其他案件而被另案处理,郭美美的助手吕某则尚未被起诉,在庭审过程中,郭美美和赵晓来几次提到,是吕某的证言针对他们,如果吕某因为如实供述而导致郭美美案件的证据链形成,同时吕某的行为比较轻微的话,其很有可能不被起诉;也不排除尚未获得足够证据而未对吕某起诉。

  昨天上午8点,虽距离开庭还有一个小时,但法院门前已聚集了数十名媒体记者。8点刚过,郭美美乘坐的囚车由法院北门进入,在地下停车场内,从囚车上下来的郭美美身穿白色上衣黑色阔腿长裤,她皮肤白皙,戴着眼镜,头发扎成一个马尾,下车后步伐匆忙,脚镣在快步行走中发出响声。

  与一年多前郭美美被抓时出现在新闻画面中的样貌与神态相比,昨日,被关押了1年2个月的郭美美看起来外表上并无太大变化,因患了感冒,郭美美在庭审中常常咳嗽,法官问其是否需要喝水,郭美美轻声表示不用。

  谈到与赌博“结缘”,郭美美说起了自己与南非籍的前男友康奈德的故事,称两人于2012年底在澳门赌场的酒吧里相遇,几天后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不久后一同从澳门回北京生活。

  郭美美说,康奈德是一名职业的德州扑克选手,二人从2012年9月开始恋爱,到2013年6、7月份结束。同居期间,康奈德的收入来源是打牌,而郭美美的工作由签约的经纪公司安排,与二人一起居住的,还有郭美美的生活助理吕某。郭美美说,自己与吕某认识多年,二人虽曾发生过争吵,吕某还偷过她的钱,但因对吕某已十分熟悉,加之自己心软,对其一直较为宽容。

  因其开设赌场是吕某最先供认,郭美美在庭审中多次强调自己的不理解,还提出想让吕某出庭作证:“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一切事情都推到我头上。”昨日,郭美美的母亲也到庭旁听。

  我知道自己犯错了,也特别地后悔。出于无知吧,不知道跟朋友在家打牌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对此我感到非常后悔,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事情,我希望法律是公平公正的,不会因为红会的事件或者外界的那些舆论压力而影响或者加重对我的判决。

  同案被告赵晓来也穿着白色上衣和黑色长裤受审。他面容憔悴,说话时有浓厚的东北口音。

  与郭美美相比,赵晓来庭审时显得沉闷内向,多数时候都低着头,若非他人提问,赵晓来未多言一句。其间还曾以长时间的沉默回应检方的提问。法庭上,赵晓来的辩护人称,赵晓来患有高血压,在羁押期间曾因此住了10天医院。

  在为赵晓来发表辩护意见时,一位辩护人提出,赵晓来还不知道,在其羁押时间内,老家瘫痪卧床多年的岳母已撒手人寰。辩护人称,自赵晓来被羁押后,家庭重担都落在了妻子身上,妻子身体不好还要照顾老人孩子,十分辛苦。听到这些,赵晓来将头垂得更低,在做最后陈述时,赵晓来哽咽地说,对不起家人,自己出事给家人带来很大灾难,将来出去了一定擦亮眼睛,谨慎交友。

  我女儿咋整,我80多岁的父亲知道了怎么办?对我家庭带来沉痛灾难,这都是我不懂法、无知、交友不慎造成的,我错了,以后做一个好人。

评论】【加入收藏夹】【打印】【关闭】【进入论坛讨论】【回顶部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分,有 人参与评分.
发表评论:(可直接用论坛账号评论) 共有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最新资讯

热点资讯

推荐资讯

最新教程

关于我们| 客户案例| 服务项目| VIP服务| 联系我们| 客户服务| 免责声明|
Powered by 爱发168 Code © 2016-2017 www.g22.com